露營‧籮箕灣‧中

這篇文是三星期以前打在evernote裡頭的,但一直忘了upload上blog。

襯還未入黑無星睇時寫幾句

這次行程只預先計劃了裝備,出發及回程時間或路線一概欠奉,同事問我何時返黎,我只有答可能係聽日可能係後日但都有可能係今日……只有地點是肯定的(其實出門時我曾一度考慮改去西貢的赤徑,但怕太多人而作罷)

物資清單變動了好幾次,放下了營燈(諗真真係無用,我又無營,又不會像個打更佬似的在沙灘走來走去),多帶了斧頭(劈柴用,但未出發已劈爛了背囊內袋),大垃圾膠袋(萬一太凍可以當睡袋用,或是裝滿松針當地席用,但我已經找到一舊很平整的大岩石)

剛到埗就在海邊挖了個洞,把在七仔買的兩枝白酒給埋了,在晚飯時間酒就會夠凍


如果有看過我寫石澳那次毒自露營的文章,大概就猜到後事如何

挖窿(除了是夫妻間的玩意,還是自閉兒童的最愛運動)然後執柴(俾我執到堆碎炭),批樹枝造燒烤叉,起火,煲飯,煨粟米,在等飯熟的時候,我到岸邊打算把酒挖出來,岸邊有隻大水母的屍體,我就把酒埋在大水母五呎以外,但後來我如何挖都找不到

飯熟了,吃完飯再找,就這樣來來往往,在我第三次下海 下水時,我看見那隻大水母居然在飄……

我本應該已微醉倒在岩石上,但因為大水母,世間就有了這篇文存在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