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0 - fighting for beer

在農場生活,可以很單純,很簡單,很悶。唯一的刺激,是老闆突然告訴你,天氣不好,果子未成熟,放假兩天。

這裡有個五臟俱存的廚房,下班以後,有些人在煮,有些人在吃,有些人在下棋,有些人打啤牌,有些人打機,有些人洗衣服......生活中心都在這不足百呎的鐵皮屋內,好鬼溫馨的。

因為生活單調,什麼都會拿來玩。我可以為了再睹鴨嘴獸的醜樣子,坐在河邊一小時;有人可以為了吃河鮮,每天都釣幾小時的魚;有人可以為了爭飲下面那半枝啤酒,同意在原地轉十個圈,再跑五十米搶我腳邊的掃把。

IMG_4019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