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3 Geoff - Andrea's dad

在New Norfolk的Valleyfield Raspberry Farm工作了幾天,一直住在Derwent Valley的Willow Court Motel。附近有圖書館,有Woolworth's,有麥當當,什麼都有。為了節省住宿費,Valleyfield的Manager載我到老闆的另一名叫Westerway的農場紮營,但仍在Valleyfield工作,每早Manager來農場接我,車程大約半小時。他看見我的睡袋很單薄,把雪山用的睡袋床墊和厚衣都給我。每隔三天帶我出城買食物。為了報答他,每天工作的準備和善後我都搶住完成。

每天來回共一小時的車程,他不停的說話,天南地北,古今中外。看見廢棄的教堂,告訴我以前曾經水浸,水位高得只看見頂部的十字架,那是1930年的事;路過銀行,告訴我他從前當廚師的時候賺很多錢,他把錢都拿去買銀行的股票,現在每半年收一次錢;知道我在考慮回香港以後要不要繼續讀書,告訴我他38歲時決定應該幹別的事情,毅然進大學讀農業,然後就去了種Raspberry,直到現在;看到被車撞死的動物,說十年前到處都是Tasmanian Devil,他去年家外的捕獸器夾住了一隻BB,不過都快絕種了......

因為他很照顧我,其他人都笑說他是Andrea's dad.

除了manager好人,老闆也好好人。送我們很多麵包,又開了幾次BBQ Party,有酒有肉,都是免費的。天氣冷的日子又著supervisor生火給我們取暖......

來了澳洲第13天,第一次看到彩虹。

IMG_4000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