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ing for the profound"

常常聽到人指責犯了「過失」的基督徒為偽基督徒,而這些人往往自命為真基督徒。肥醫生描述這種行為叫「輸打嬴要」,我極度認同。

「基督徒」三字可以很沉重,跟「中國人」一樣,卻很易當,只要你認就是了。

我是不是符合「主流」教眾標準的基督徒不是重點,何必讓定義影響自身,這點跟前文提到的枷鎖類似。只是不得不承認,聖經對我有很大的影響。小學時寫的週記,已經想及很多很多宗教問題。安慰人或跟人「講道理」時,很容易就談起聖經和教會。

信上帝就要否定那些某些,絕對認同這些那些?
命水;順服。最近對這兩個詞語又多了一份新的理解。

八字/數學/物理/哲學。
是我妄圖搞清楚世間萬物的關係,因此宗教於我來說不只是慰藉。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