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喜歡跟我聊天,不是無無謂謂那種沒養份的談話。做過實驗,那天,我不准講政治歷史道理和宗教。那天,除了跟人打招呼,我就沒再開過口。有人說我古怪,有人說我特別。有人說我喜歡講道理(傻啦,我鐘意打交多尐,只是人家不屑跟我打),有人說我玩世不恭,有人說我聰明,還聽過很多不同的形容詞。但我說,我是悲天憫人,我是屎忽痕。我這條命應該是有很多緣的。我好好命。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