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敬佩的新移民

我娘在某中資酒店當RA,工資比時薪制的PA高一點點。最低工資落實後,酒店仍決定不加薪予RA,兩者的工資大大拉近,RA的工作量卻比PA多很多。娘親與3名同事決定跳槽到尖沙嘴的酒店,工資漲了3分1。

我娘來港後,一家四口擠在老爸的公務員宿舍,我繼續住在姑媽的家。宿舍被拆後,我們分到一間在彩雲的公屋,住了沒兩年又搬到現在的家,面積相差不遠,但周遭環境大大改善。住在彩雲的時候,我爸剛退休,我娘來港不久,沒學歷,又沒在港的工作經驗,曾經一度想過領綜援。父母怕我們在學校被人瞧不起,老爸每月有四千元長糧,總不會餓死,最後還是沒領。

娘親在明愛修讀專為新移民而設的課程,拿了張文憑,進了酒店業。在不同酒店炒散炒了一年,終於有了第一份長工。八年來換了好多間酒店,但工資從未試過多過一萬。她沒有停止過工作,在患了腦瘤時,患了焦慮症時,腰椎唔知邊節移位時,乜叉風濕關節炎發作時也沒有。她只是換了工作,去了圓方洗廁所。(在圓方洗廁所工資有9千多,好應送梁碩士等有手有腳的綜援戶去做。)

昨晚,在飯桌旁聽著她「hair dryer, baby crib, comb, transformer, adapter......」的一直數,我忽然對這個生於廣東鄉間,成長於火紅火綠年代的內地新移民,我的母親,多了好多分的敬佩。

Comments

  1. 真的。
    很令人敬佩。

    記著。
    要孝順。

    ReplyDelete
  2. 不知道她心目中的孝順有什麼標準。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