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趺打

是咁的

我的左腳眼關節一向有點虧,常常無緣無故痛,走路痛吃飯痛睡覺痛,下雨痛打風痛天氣好也痛,可是從來沒去看過趺打,因為很多時這樣痛幾天就不痛的了。最近又開始痛了起來,可是呢,我等了又等,等了好多天還是痛,只好去看趺打了。

慈雲山有一間很有名的趺打醫館,娘親是熟客。薯妹中一時試過被學校那些狗娘養的house comittee騙了去參加從來沒玩過的跨欄比賽,扭傷了腳,送了去急症室。儘管她一直喊痛,又一個狗娘養的醫生一直說她沒事,我老爸就叫的士帶了她去這間醫館。

以上都不是重點,只是突然想起…

重點,記憶中我從來沒扭傷過,近年做過最激烈的活動是在學校連上6層樓梯。醫師罵我,沒扭傷過關節不可能無緣無故的移位了,而且很鬆(這個嘛,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他一邊把我的腳拉長、移正、歸位,一邊罵我怎可能扭傷了也不自知。後來我想想,可能是以前玩跆拳的時候弄傷的。他又問我side kick時(不知道為什麼只問side kick)有沒有踢到過人,我好像踢過86的屁股,踢過一個不知名的師姐的小腿,打中過大虎教練的肚腩,踩過師妹的腳趾,除此外也沒有打中過什麼了。反而我認為是我踢空氣時fing鬆了骹位,後來又沒理,不知道怎麼搞的又移了位。

就這樣被他擰一擰,擰了我190大元去。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