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誌

13號
那天已覺有不妥,不過我是長年傷風的人,那個星期剛考完UE跟中化的筆試,3AL還沒開始考,所以沒特別理。跟平常生病有點不同的是呢,我的手腳都很軟,是軟得筆也拿不穩那種,所以考卷上我也寫得不多。那時候我還在心裡面稱讚自己環保,不會答也不浪費墨水亂寫。真是種值得大家學習的阿Q精神。

 

14號
補完習回家更覺頭暈身熱,及後在牛頭角自修室會合雲妮,到埗不夠十分鐘自修室關門,轉戰淘大麥當當,吃了一個蘋果批跟魚柳包。(這時候我就應該知自己病得很嚴重,我從來都不吃像蘋果批那麼甜的東西)。到惠康買薯條跟藥給雲妮的時候感到天旋地轉,嚇壞我了。

 

15號

考chem的大日子。這天只是頭痛,合上眼皮覺得很熱。但學校的溫度計說我沒發熱。

 

16號

可能真是違己交病。這天考physics,分了兩份卷。考了半份paper1,我在卷面用英語寫上”很抱歉,我做不完,不然我會死在桌上”然後就攤在桌上沉沉睡去了。這天是我體溫最高,頭最痛的一天。下午才考paper2,我爭取時間與雲妮坐車去看家樓下的私家醫生,邱醫生給我開了一大堆藥,還想在我的屁屁上來枝針,我當然拒絕了。打完針怎回去坐幾小時啊……

吃過藥感覺沒那麼熱,不過汗流浹背,害我的手被鉛筆搞得好髒,還一直有想吐的感覺。

 

18號

這天考bio,病得連字也不寫了。胸口感覺像被人打了幾拳。

 

19號

一覺醒來眼、面、腿都腫了,坐車回校考口試途中突然發現自己連巴士號碼也看不清楚,中途下車想去看公立診所,沒籌。坐的士回家再看邱醫生,她說可能是感冒菌跑到腎去了,給我開了抗生素。吃了幾次藥還是沒用。我死心了,決定在家倒頭大睡,以睡覺來抵抗病菌。

 

20號

睡覺療法失敗了。老爸看不過眼,捉了我去看葉醫生。葉醫生惜話如金,什麼話也沒講,只有我一個人在講。他也只是給了我一點收鼻水藥(都話無流鼻水lor!)跟止痛藥,兼收了我兩舊水。

 

接下來的兩晚,慘情了。什麼也吃不下,連水也喝不進去。吃藥用水送服,水剛到胃,便立刻嘔出來,連胃酸一並嘔出來。連日來滴水不進,藥更加吃不下去,不分日夜的倒頭大睡了幾天。有一晚半夜痛醒了,是嘴唇痛,人太乾了,嘴唇流血,冬天我也不曾會這樣呀。

睡了幾天,我開始能吃麵包。喝了幾天寶礦力跟腸仔包,加上睡覺療法,我開始康復了(我以為)。老爸見我能下床,帶我到九龍城看中醫。那位伯伯呀,講話的時候有好幾次差點把假牙給推出來,我的注意力都跑到那棚搖搖欲墜的假牙去,所以他說不准我喝水時我也來不及反應。最後老爸把我一個丟在九龍城街頭乾煎了廿分鐘,跟薯妹妹跑到旺角買新手機,沒人性(哭)。老醫師給我開了兩服藥,一碗藥要分三次喝,一小時內喝完。期間不准喝水,四小時吃一次飯。

 

吃過一服藥,當晚我又發熱了。我當然沒再吃第二服,但出了一晚汗,好像又真的舒服了點。

 

不記得到了那一天,我還是不太能吃東西。感覺就好像平常挺胸收腹,一直收收收收收,收得好像胃也縮了上去,可是這次我的胃是下不了來,一直頂在上面,所以什麼進去也得迫出來一樣。再去看了另一個私家醫生,終於給我遇上一個認真點的傢伙了。他按了按我的腹部,胃部,發現我的肝脹大了,懷疑我是肝炎,於是寫了信轉介我到廣華急症室驗血,什麼藥也沒給我,可是還是收了我二百塊,冤呀~

 

到了急症室,有位大嬸在我的手背抽了兩小枝血。然後醫生說不夠,又找了個比較年青貌美的(我是猜的咧,她們都戴著口罩),在手臂上抽了六樽血。她一邊抽一邊碎碎念道,你是什麼病咧,要抽那麼多……是誰那麼變態呀,在手背上抽血?(淚)(手背抽痛得多)

 

搞了一大輪,有個很晦氣的醫生說我的肝酵素很高,有可能是肝炎,要再回去看報告才知道是那種肝炎。
我娘問他,她吃不進東西,那怎辦?他答:肝炎係咁架啦!
她發熱,怎辦?他答:肝炎係咁架啦!
再追問,他發脾氣扔我的報告在桌上,林公公上身,只會答 係咁架啦!
係係係,係你老鹵!!
最後,我帶著4粒維他命C跟幾張藥水膠布回家。

 

報告出來,我沒有肝炎。醫生說,由於還不知道是什麼過慮性病毒影響了我的肝腎功能,於是再抽了我四樽血化驗。明天又要再回去覆診了,但我已行得走得食得訓得(兼肥番),要是報告再驗不出是什麼再搞鬼,我不會再讓那群變態佬在我手背抽血的咧!!!反正是什麼病也好,是睡覺療法治好了我。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