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ld狗嗡六四

早陣子看完《新君王論IV》─ 曾蔭權的領導筆記,書中多次出現Donald與董伯伯較量場面,作者明顯較為賞識前者。

常有人說Donald比董伯伯做得好,我不同意。充其量是Donald更圓滑,我深信這與兩人出身迥異有關。草根出身的Donald,能不靠父蔭爬到如此高位,他斷不會是一名白痴。相反,我猜,他會是一名世界仔,EQ高(書指正了我的錯誤),轉數快,擅於觀微察色......可是他上任後,我看不見一個領導、一個政治家的風範。他只是一個更高級更高薪的奴才。我真的很錯愕,一個沒口才,沒外表的奴才,為什麼會成為了香港的領導?也許特首一位根本不是香港人的領導,而是中央的一條狗。是不是又是我好傻好天真,居然一直對此有希望?

身在其位,我不會傻得寄望他真的當場喊出什麼平反六四的話出來,即使他真的認為繁榮能買人命也好,我不關心。

既然當一條狗,牠只好狗嗡。
這個位換什麼人來當也好,也只會是一條狗。我不恨Donald笨啊......我恨制度的狼。

我寫此文,不是想馬後炮說什麼董伯伯腳痛下台只是走了一個昏君來了一個暴君,只是當年我唸中二,我只記得我恨他殺了市政局,害我老爸沒了30年退休金,至於他八年任期表現如何,我沒多大印象,也沒寫下,現亦無從比較。這段文字,可以見證我在AL壓迫下的思維。他朝回看,又不知會作何想了。
特此存照 : ) (好啦其實我笑唔出...)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