呻下

回米師兄的留言時,忽然想起很多。

米師兄問到八十後有多少真正願意關心六四與八九民運。這個不用做問卷調查也知道,香港確實沒多少人對這些沒興趣的。老實說,我也搞不清當年民運在搞什麼,更不會傻得去分當時那派誰奸誰忠等的IQ題。對於六四,我只從一個很簡單的原則去判斷 : 誰殺人誰錯! 死的是軍人還是學生、柴玲有沒走佬、學生有沒被外國勢利利用......等等,我不管(不代表我不關心呀下),我也無從去管。我以為那是一個很簡單的是非題來的。

學生是不是一定要關心社會,關心家國,關心歷史? 我是不是一定要愛國?
對於今天我竟然問了一條這樣的問題,看倌可以說我在學校讀屎片。但,只要你回去學校唸一天書,大概你會明白為什麼我會這樣問。我真的不知道學生是不是有責任去學,去關心這樣的事情,但現在香港的學校沒有責任教。又,你可以罵我沒有獨立思想、被學校/人拉著走、沒有判斷能力、求學只求分數......什麼也可以,只要我知道大家都清楚,做人要保持清醒有多難。

米師兄說我common sense比很多成績好的人更好、學做人比讀書重要,我一直都認同後面那句話的。可是現實,至少是我現在面對的現實,令我開始動搖了。不是說高分與高能間不能共存,我是說,我不夠叻,我做不到而已,唉。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