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假開始前四日,我已經過得好充實。例如,停止做任何lab reports。
多出來的時間,我都有好好利用。原來,只要不做功課,短短幾日時間,我可以看完《香港大老─何東》(這本我用了3堂physics、2堂UE看完的)、《吃貓的男人》、《西潮》、《我們仨》、今天還看完了《從母到友》,不日內應能解決書櫃內所有馬家輝寫的書。

過了這個假期,可能要等到暑假才再有時間讓我去看這些閒書了。


早上跟Billy Li補習,辛辛苦苦捱過了個半小時,擰轉身看見聰明人坐在後面的桌子,一直看著我微笑。嘩,甜到呢......



 吃飽去藝術館(中化科要求的),看到展品介紹時,我卻步了......我實在不甘心買票進去看陶瓷花瓶。

意外收穫,是我剛巧碰到羊爸爸擺檔。我終於搞清了那個小降落傘是怎樣的一回事。
其實剛到步的時候我就有在留意那些攤檔,有一檔掛滿了小降落傘,下面坐了一個老伯,我認得那不是羊爸爸來的。接著再走,走到了賣玉器的檔,有位大叔跟店主在聊,我看了幾眼才認出來...咦,羊爸爸你的鬍子沒了......

在尖少嘴沒啥好玩,特意坐車到謝斐道吃壽司。然後又跳上了一輛電車,一直坐一直坐,不知道到了那裡。
到了總站後往回走,一直走一直吃,走到正街,尋找傳說中那間桑寄生茶加蛋很好吃的糖水店...但,原來聰明人沒去過,也不知道它的名字,只是暑期工老闆買過給她嘗...不要緊,我們時間多的是,而且還可以打電話給老闆問。她的老闆很醒目呀,一接電話就知聰明人不懷好意,有事鍾無豔,無事......最好笑的一句是 嘩乜你拍拖拍到去果度 。嗯,我打算過幾天拍到去上水農場喝牛奶...

對喇,那間糖水店叫源記。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