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

兩位態度差天共地的老師,各掌管我兩科AL的命運。

我偶然也會聽課。
就是那一課。

後來又不知道過了多少天,她突然在黑板上抄了一大堆東西出來,說她參考的書印錯了,那一課教的concept全錯。

坐在旁邊的簽仔看不明白,舉高手喚她過來,她居然在我的notes上再抄一次黑板上寫的......

不會做她派的功課,問她,答覆是:「我番去諗過一個好D既方法解釋俾你聽。」明日復明日,一個星期又過去。 

她上課一直都很努力的讀notes,直到幾天前,終於讓我發現了她沒帶腦袋去讀...

那,她是迫我去找情夫就是了。
Ken Chan,我決定每個月都包起你。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