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

如常的跟聰明人在APM出沒,在轉角的自動扶手電梯遇上了一個人。

她看了我兩眼,我掃回去,覺得很熟,一時想不起是誰,她換了衣服以後不好認。 她又繼續看我,我又看回去,終於想起了。她好熱情的過來跟我說話,後面跟了兩位神情呆滯的男孩子。
她靠得好近的跟我講話,又問我旁邊的聰明人是誰,我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回答,場面是有點尷尬的。
突然又講到她工作的地方,最後說到要她給我電話號碼,沒給成然後胡胡塗塗的又跑了......我也不知道搞什麼。自己跑了就好。

這個人,不是我的朋友,甚至稱不上是認識的。只是她認得我,我也對她有印象,就這樣。

她是在我家附近一間賣雞店裡打掃的。

我在三聯當暑期工的時候,一星期總去吃一次雞,因為近,兼快。好像有一次她主動走過來跟我說話, 我又回應了兩句。自此,我每次去她都走過來跟我聊......

新學期以後,我有好幾個月沒去了,想不到她還認得我。

我知道,像她這種人是會較熱情,不懂與人保持適當的距離,也沒衛生常識,講話時總靠近得把口水都噴到對方的臉上。我沒對此很反感,可是我沒經驗跟她們相處,確實是有點不知所措的。我總在設想,我這樣講他們明白嗎?他們有多聰明呢?他們跟我們有什麼分別呢?

若自己只有現時一半的智商,我的生活又會是怎樣呢?


有一次在牡丹樓看書,看完後抬高頭大大力呼吸了一下,發現前面站了一個女孩。

她的皮膚好白,那是我對她唯一的印象。

她走過來問了我很多問題。你在看什麼書呀?你今年幾大呀?會考考得怎樣呀?在那裡讀書呀?
最後她自我介紹,還叫我多點去見她。

每次去吃東西,總見她勤快地清潔地方。待客很有禮貌。每次我快吃完了,她總走過來聊天。
有一次又遇上她。這次她給了我一張寫了她msn的紙巾。

我要來抹嘴了。

呀,差點忘了。這個女孩有著一個與聰明人相同的英文名字。



我決定以後都唔再去食雞同食薯條。

我看起來好喜歡說話嗎?好寂寞嗎?好冷嗎?幹麼總過來跟我搭訕?

嘿。
我一廂情願地認為,那都是因為我實在長得人見人愛。

也許不是一廂情願,聰明人也應該是這樣想的,對不對呀哈哈?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