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你在我放榜那天高興得熱淚盈眶的樣子,我怎會不知道你愛我。但有時候有些問題呢,不是你看著我的眼晴說一句你很抱歉就能解決的。

找對方法與人相處,大概比physics拿A更難。至少考試有pastpaper可做,而且每年考的題目大同小異,很多時候只視乎你肯不肯下苦功去做,熟習了模式,一理通百理明,問題也不大了。人際關係恐怖在遇上的每個人都不同,甚至同一個人在每一刻也可以很不同,像一條有24個variables的數學題。a擅自變了她的數值,bcd也紛紛跟著改變。似乎我總不能用一條formula解決所有問題,永遠也為如何令你令我開心而疲於奔命。但我倆最大的分別,是我從來沒想過要skip了你這度題不做,這個零蛋令我太羞恥。七年了,我沒想過我的成績原來一直這樣的差。

唉。最近我被兩個我好喜歡的女孩子搞得我很煩。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