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省

我一直沒有坦白。我不過是在貪戀得不到的刺激和矜貴,獎品我從來不屑一顧。直到對方終於受不住,她不玩了。我不甘心,只是不甘心,沒有其他。躲了進衣櫃一會,然後才跨出了半步,突然遊戲又不受控地開始。新遊戲令我猛然醒覺自己是一條徹頭徹尾的賤精,我根本未曾渴望過擁有那份獎品,我不過不停地裝,裝為她們而努力,裝有可惜的感覺,但我根本什麼都不想要。還好勒馬得及時,總算大家也絲毫無損,全身而退。偶爾的差錯腳,有助我走回正路。yo~重新上路去也。

Comments

  1. 哈,我總算諗通左

    ReplyDelete
  2. 初初一定有點難受,長遠來說還是有益處的......忍一忍就好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