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意外兩則

日前隨娘親到市場買豬肉,途中被一中年盲毛用輪椅撞了下,即時爆缸。賣豬肉的叔叔居然問娘親我要不要揉趺打酒:「我有枝喎!」他是傻的。害我現在走路每步都在刺痛,PE課打保齡時還差點滾出球道。

很懷疑自己手心排出來的是膠水不是汗。

昨天,我左手放左bio書頁上,右手壓著單行紙寫字。Ruby大聲問誰還沒有交功課,我這善良坦白的好孩子立刻條件反射地舉手招認,誰知左手的手汗黏著了書頁,右手又壓住了一角。於是書頁壯烈地被分屍了......
書頁死前哀號聲音之大驚動了全台人,眾人笑反,獨我一個泰山驚於前不變色,右手仍然默默地寫字。
兩分鐘後,我連額頭也滲汗了,整個人僵在位子上,因為我終於想起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那本可憐的bio書啊,原來是Ruby借給我的......
Blogged with the Flock Browser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