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上的小事一則

話說不知那間出版社很腦殘地把特價貼紙都直接貼左書本上,然後突然加價。
於是,我由早上開始一直在撕貼紙。那種貼紙又很該死地膠力特強,不像公司平常用的那般易貼易撕。

上司T可憐我竟然撕貼紙也可以撕崩指甲,不知在那裡掏了一枝散發強烈天拿水味道的??給我。傳說,把一點點那些INORGANIC SUBSTANCE塗在貼紙表面,然後稍等數分鐘,便可以很輕易地把整張貼紙撕下來。

想像我五尺的身高,鼻孔距離工作用的BAR台不足一尺,不停地塗啊撕啊搞了一整天。
我敢開口的話,大概只會在唱 : 「有陣膠味傳入我的鼻,傳入我的肺內好似......」(氣絕)
最最最該死的是,那個傳說是騙人的。

做了一整天,喉嚨痛得發瘋、失聲、頭痛、同事L甚至出現幻覺(老細想殺左我,慳番今個月既糧啊!)。
半死不活的又回到cashier站崗,出現了以下情況。

我拿貨物過機,電腦屏幕顯示價錢。

我:「多~謝~你~拾~鳩~個~胖~丫~」
客:「幾多錢話?」
我:「拾......」(無聲)
客:「咩話?」

我馬上找來紙筆,寫出價格,顧客才明白。

大概,他們自此會以為本店跟很多快餐店一樣,開始聘用disabled工作。

Comments

  1. 小心講野, 唔好比客complain啊! take care :)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