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與雜種

又是我在馬桶上思考的時間。

什麼是有錯,什麼是有罪。

李先生打人是有罪,但我不覺得他有錯。反正怎說那條狗還是要拍照,比我就打鬼死佢算了。

那條狗拍了照,回去寫些不堪入目的大字作標題,沒罪,但錯得離譜,然後還可以大條道理說:「搵食姐,犯法呀?」對啊,要是沒缺德的讀者喜歡看這些東西,雜誌也不用做得那麼賤。還是賤的雜誌繁殖了一堆雜種讀者?

哈。聽起來真像港女與狗公的共生關係。

唉。有時候我還真的分不了誰是誰非。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