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會是blogger?

文正談起做blogger的好。我也說為什麼我會是blogger。

認識我的,多認為有很多朋友在我身邊打轉。我朋友多,圈子闊。有什麼事要人幫忙,打個電話就能找到適當的人。總之,就好像跟什麼人都合得來。我的確是認識很多奇怪的人。但事實,我竟不能在這堆人中找到一個跟我臭味相投的「朋友」。

看完莎朗史東的報應新聞,不會有人跟我一起上youtube找那段片,而是大家會七咀八舌、街市師奶式的痛罵一番 : 聽講佢俾人換角喎,哈,呢D咪報應囉,抵佢死呀! / 佢真係好衰呀(很純情的批評???)。你想來一場理性的討論?可以,先翻釋她的話。

想找人談foucault?我想不到可以打給誰。又或,讀完某本書,想跟人分享。這更不用妄想了,除非你那本書是什麼公開考試的雞精書tip題書。

曾經一度,我以為是我自己瘋了。我以為社會是由分數與金錢組成的。

一群朋友坐下來談天,我的意見總是偏離正常軌道。我記得soki跟我說過:「你諗d野真係好奇怪呀。正常個個講緊既你唔理,睇埋D無人理既野。」因為這樣,很多人認為我可以參加那些冷知識問答大賽。

直到我開始閱讀一些陌生人的Blog,接觸更多不同的意見和人。我才發現自己不是瘋了,而是社交圈子太小。我一直待的那個井底,水太混濁。不想離開污井的青蛙太多,把唯一看到藍天的井口都遮掩了,我就在裡面腐爛。

平常在blog上寫的,我不會在朋友間談起,因為根本沒人有興趣。現在跟朋友聚會時,已能成功把自己tune到朋友感興趣的話題上。在社交方面,沒問題。但到獨處時,又會把剛才的喧鬧立刻踢走,多一秒都留不得,心裡其實很厭惡這種快樂,但那時候的笑容,不是裝出來的。嗯,我真的有點心理變態。

blogger填了我心裡和知識上的不足,但深夜不能拿起電話就有人跟自己談董橋的那種孤單感,是冰冷的屏幕揮不走的。

其實,我真係好鬼死妒忌Kris有個咁博學既阿哥。(不過你又話唔得閒同人傾計喎)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