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扯‧二十二之憎恨課本症候群與小說恐懼症

雞翼小姐為了治癒我的小說恐懼症,特意四出打聽有什麼吸引,程度又適合我這種文盲讀的小說。早半個月,她手抄了一張list(字比人更醜)給我到書局執藥般照單執書。當我執了回來以後,又花了個多星期去瘋狂包書。原本這種溫柔的事我是不會做的,但遭細妹以「糟蹋」二字來形容我待書的態度後,因心靈上受到太大的創傷,又發神經跑到文具店買了兩卷包書膠回家。

到底我幹了什麼才令細妹這樣想呢?話說我曾借她的新physics書用半個學年,歸還時書頁已散得變成了「幾本physics小冊子」。我發誓,我沒有對它怎樣,有成績單做證。其實我已算是憐香惜玉的一群,看有部分同學,才用了幾星期,書已自動分裂成好幾份。至少,我的書捱到會考前幾天才因我突然瘋狂揭書的舉動而散開。

除了此事,還因為我很喜歡在書上作眉批而令她不滿。我細妹對書有潔癖,看她的課本,從沒螢光筆的蹤影,她只會用直尺鉛筆在重點句子下輕輕地畫一條線。反觀在下,因為不滿課本太多廢話,浪費地球資源,素來有撕毀教科書直接送去回收的癖好。(雞翼小姐按: 薯兄曾意圖將我本200幾頁既中史書撕剩70頁)

勿論撕課本這種具爭議性的行為,我認為在書上作點筆記不能稱為「糟蹋」。寫筆記很重要,日後再看書本,能回想自己從前的無知,或發現自己現在一樣無知。例如,早前我收拾書架,隨手翻了翻一本由舊校老師所送的(圖書館註銷了)資治通鑑,有一頁圈著「輜軿」,明顯當時尚在讀初中的我不知道這個詞是什麼意思。很不幸,我現在還是不知道。這證明了我幾年來也沒進步過。(扯得太遠了,回來)其實我是有點不屑細妹這種過份「鍚書」的態度。細妹她鍚書多過鍚人,我曾見過她因為細細妹弄皺了她書的一角而大大力鏗細細妹的頭。愛書多過愛妹,這叫變態。

若果為了保存書本而不作點記錄,內容水過鴨背,才是真正糟蹋了那本書。若有我妹這樣的癖好,當然可以把筆記寫在別的地方......重點不在應否寫在書裡,是在於有否動手作筆記,可以撮要內容,也可以寫感想,畫圖也可以,隨便吧。

原本我是想介紹一本雞翼小姐介紹給我的小說,但已不知扯到那裡去......
Blogged with the Flock Browser

Comments

  1. 「輜軿」.... 咩黎GA? 食得GA? :P

    ReplyDelete
  2. 指在車箱四周設有布帘屏蔽的車子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