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寫四川地震

這個星期,電視除了是在播大量令人心酸的災情消息,就是放那些虛偽的振災節目。
一張張巨型道具支票從這個善長手中移交到另一個代表的手中,然後一起看著對準他們的鏡頭。按下快門,謹此永誌某年某月某日某善長大發慈悲施捨若干金額予某機構作振災之用(不是代表某金額到了災民手中)。
拍照幫到災民嗎?
為什麼要拍?留作他日在陰曹地府清算善惡功過時作為行過善的證據嗎?
有時候捐款幫助施贈者多於受助者。捐款可以提醒我們有多幸福。謂施比受更為有福,這句老話太對了。

我一連寫了幾篇關於四川地震(捐錢以外,How to really love your country?,捐錢不如捐力,我捐禱告,原來我們不是沒法抵抗地震?),用詞都比較尖酸及曲線,但不代表我對是次事件感受不深。其實我是很想像周曙光(我在右上角貼了他在四川的情況)一樣去當志願者的,但我去可以幹什麼?我對自己的無能是感到很生氣和傷感的。
我只能做的,就是用鍵盤批鬥那些罪魁禍首。罪魁禍首不是地震,是人(是什麼人,尚有待查巧)。我不認為是次是天災。我會說地震是自然現象,人是有能力把它帶來的禍害減低的(之前說過了),但卻因為一些人的愚昧,才導致今日的所謂'天災'。

這幾天我思考了很多。每個人都有從是次災難得到過什麼的。壞事也可以有貢獻。至少我相信,短期內會有很多鏡頭對準中國的豆腐渣,政府會突然表現得更熱心去打擊貪污。不奢望中國會在短期內脫變,但總算是給了一個反思反省的機會。

從不同角度去看,可以減少傷痛嗎?當然不能。
但減少了再痛的機會。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