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雙失的日子-第4日

4月3日,終於正式告別了聖道珈南書院。

沒有太多離愁別緒,不是因為我們的感情不夠深,是因為我們還有機會相見。

很喜歡利嘉露那天派的紙,其實我也一直想寫,不過我想寫多一點,有機會的,等我兩個月。由一號開始,好嗎?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