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她/我也嘗到了這滋味。

(Katie常說我的Entries像在搞gag,這次來認真的。)
今晚,我的心情很複雜。 下午,細細妹學校的社工打電話到我家,跟我爸談了好一會。我以為又是投訴她之前缺席考試的事,故也沒有問,繼續睡我的午覺。

吃晚飯時,細細妹依舊失蹤,老爸才說出真相。原來有一位跟我妹同級的同學離世,她的好朋友情緒激動,所以她留在學校陪了朋友一段時間,送了朋友回家,然後再去了補習才回家。

我也不清楚她跟那位同學交情如何,但畢竟死者是三年同窗,怎麼也會有些傷感吧。 可是她回來後,很安靜地吃飯,很安靜地把通知家長此事的回條交給老媽簽名......沒有嚎啕大哭,就如平常一樣安靜。 她回來的時候,我正在梳化上看書,看到她看似平常、實是異常的舉動,我問了一句:「點呀?」 她淡淡的回我一句:「關你咩事?」

我對於她這一句,只有擔心而毫無怪責的意思。因為我明白她此刻的心情。 同樣地,也是中三的時候。我記得,我記得很清楚,我從來沒有忘記過。 可是這次身份不同了。從前,我是拒絕人關心的那個。現在,我是被拒絕的人。那時候,Soki她們也應該像現在的我一樣,無言以對吧?

我跟我的細細妹有「馬桶上的約會」。我洗澡時,會強行徵召她進來浴室,坐在馬桶上跟我聊天。又或,她洗澡的時候,我會破門而入,坐在馬桶上,迫她隔著浴簾聽我說話。 今晚,我靜靜地一個人在浴缸泡熱水。在熱水中,我掉了好些眼淚。我也不清楚自己為誰而哭,著實,我沒有理由。忽然,我又明白了為何那時美美會眼紅。 我洗完澡出來,倒了一杯暖水。細細妹在我身後為大門上鎖。待我喝完第二杯水後,她還站在玄關處。

我沒有問,因為我終於聽到了她啜泣的聲音。

*寫於080303凌晨

Comments

  1. 唉,呢種辛苦無得避。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