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不了口

在我五歲的時候,學習能力非常強。很多中文字,我看一眼已記得怎樣寫。

那時剛升上小學,強制參加牙科保健。但我三歲的時候已蛀了第一隻大牙,所以在這之前已經看過牙醫。牙醫看到我其中一隻大牙黑了,知道我曾經補過牙,便問我在政府診所還是私人診所補的。那時,我爸是公務員,所以我在政府診所補牙是免費的。

然後,牙醫問我老爸的職位。

我記得我曾在申請書簿津貼的申請表上看過老爸填的職位名。
「性口屠宰員」
「乜話?」
「性口屠宰員」
「講多次」
「性口屠宰員」
「......你識唔識寫呀?」
我在紙上寫了 「牲口屠宰員」五隻大字。

當時那位牙醫並沒有告訴我「牲」正確是怎樣讀的。我在身高長到5呎後才知道為什麼那時他聽不懂我的話。可能是因為學懂得太遲了,我現在還是會把它讀成「性」。

Comments

  1. 嘩你初上小學就識咁深既字, 唔簡單喎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