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扯‧十四之寫在夢想破滅時

我被人截糊了。

熟知我的朋友,應該不會對我的生意大計陌生。這兩年,我一直喊著要在慈雲山開扭蛋店。慈雲山共有6間中學,3-4間小學。加上為數不少的雙失、隱青、老頑童、資金雄厚兼有錢無定駛的二三四世祖和kidult們,商機多大啊!

可是我老爸呢,卻不斷的在我頭頂澆冷水。不停碎碎唸 : "扭蛋呢D野興幾年就唔興架啦,做乜鬼丫,因住唔夠18歲就破產呀你......blahblahblah " 老實說,我不姓秦,我沒想過這店要千秋萬代的做下去。只是近年香港多kidult,這群人有經濟基礎,又有童心,他們實在是有心有力的支持我這盤生意,機不可失啊!

就在今天,我發現有一間大小適中的扭蛋店靜悄悄而又孤單地座落在慈雲山中心五樓的某一角落。

那時候我的心情就像我眼巴巴看著大風把我手上一張寫著某位美女電話號碼的小紙片吹到樹頂一樣。你看見它了,伸手觸不及,恨老媽生你是一個腳短的人類,不是長頸鹿。急得滿頭大汗,樹枝不停打在你的面上,樹上烏鴉的嗚叫也像在嘲笑你的無能。這個時候,如姚明般壯實高大的俊男施展一個形態優美的跳躍,輕輕鬆鬆的把小紙片拿到手,掏出懷裡價值五千元的最潮手機打給這位美女,然後駕著林寶堅尼揚塵而去抱美人歸。

不要緊,我幼承曹Sir(觀中任教Art的老師)庭訓。
人無我有,人有我優,人優我更優

截得我一次,截唔倒我第二次;截多我一次,截唔倒我第三次;竟然俾你截埋我第三次,我投河好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