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扯‧十二之暫別數年

這數個月來,我一直在發嚕囌,因為慈雲東的區議員助手何漢文每天早上都站左我家屋苑的出口,左踱右踱的在派傳單。像我這種窮人只要錯過了一班巴士便等如遲到,而遲到便等於遲放學,遲放學即是要遲吃下午荼,很痛苦啊!在這生死關頭,這傢伙還要阻擋我的去路。

最討厭的是,他精通國粹 ─ 變臉。只要下樓梯的看起來年過18歲,很大機會是07年區議會選舉的選民,他便會擺出一個魯振順的招牌笑臉,把傳單塞到那個還沒睡醒的人手上。
那當他看見我下樓梯時會怎樣呢?
相信他腦內計算機會即時啟動 : 這小子六呎差10多吋,身穿校服,擁有一個超級撤雅人的髮型,101%不會是選民啦!

就因為我不可能是選民,他只會輕輕的掃我一眼,極速收起之前的烚熟狗頭笑容,擺出一副十足死老豆的玄壇臉出來。生怕會「蝕」了那個核突笑容給我。

他的變臉技藝純熟得令劉華望塵莫及。

我媽也是工聯會的會員。最近收到一封通訊,裡頭夾了一張何漢文的競選宣傳單張。
這還不是最煩的,我媽現正在某中資酒店工作。在這數個月,她和同事經常被酒店的上司問及家裡有什麼人夠資格登記做選民,包括年越80的高堂,至剛夠18歲的子女資料也會被公司記錄在案。就在17號的朝會時,她們的上司明確地給了投票的指示 ─ 中間靠左

上一屆當選的是前保一校長鄭德健先生,莫說他在選前來無蹤去無跡,在他當選之後,更加神龍見首不見尾,連印有他樣子的Banners也不見了......只見他落敗了的對手出來謝票。就這樣平平淡淡空空白白的過了幾年,原本是鄭先生助手的何漢文終於夠班擔旗了。
在這數個月,我看他突然舉辦了很多為老人家量血壓、剪髮、包車接送換身份證、換洗碗盤,幫小學生磅書包等的服務。老實說,要不是他的突然殷勤,我才記不起今年是選舉年。

最後,他還是以3069票當選。我不感到意外,因為他那個來自民協的對手更懶,選前數天我才真正看到她的盧山真面目。
不過即使他的對手是個像我這樣不學無術的混混,我還是會毫不猶疑地把我手上的一票投給民建聯的對手。
民建聯獨大,香港真的會50年不變,50年也沒有普選的。

今天早上,屋苑門口立刻寬敞多了。明顯地,民建聯是沒有任何謝票的習俗的。

在四年後,可能我又要再一次忍受這樣的煩擾。不過至少在那天來到之前會有數年的清靜。不用擔心他會有什麼擾民的小動作,一個月才萬七銀的薪酬實在推不動他呢!

我們尊貴的區議會議員



何漢文先生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