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前的苦戰

今早在29m上巧遇舊校老師Miss Law,她高興得不得了,眼中閃著有如小孩看見雪糕、在下看見美女時發出的神彩。其實我每星期總會有數次和她坐上同一班車,只是她坐車時每每口半張開,眼白半露,頭和車窗合體,進入渾然忘我的狀態,才發現不到我的存在。
往日的29M,像戰場。上了車,不代表已經得道,假若迫得連車門也關不上,即使已付了錢,還是要樣衰地在全車人的注目下離去。車上的讀書人是絕不會帶一點憐憫之心,稍稍移玉步,讓出半個身位給你,好讓你免受因遲到而被人白眼之辱的。以我6呎差很多吋的身高,多數連踏足這個戰場的機會也沒有。今天碰巧有幸能夠避免一戰,一架只坐滿5成的29M駛進早士站,我帶著興奮又詫異的心情踏上台階,移進我鮮有留下腳毛的29M心臟地帶,再次發現處於昏迷狀態的Miss Law......

在遲到的日子,我還會遇上Miss Ada Luk,。她會響應政府的呼籲,提早數個站下車,然後步行回校。在我自暴自棄,放棄在遲到的邊緣掙扎時,我會故意放慢腳步,爭取多一點時間和她聊天。從前還在觀中唸書時,因為經常欠交功課,所以我很怕看見她,更莫論聊天了。其實她是一個充滿熱誠和智慧的好老師,後悔從前沒有爭取機會在她身上多學點東西。當身份不同以後,我卻很想再次重新認識她。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