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抵萬金

近來夜夜無眠,每晚在床上輾轉反側,到清晨才假寐一下。鬧鐘響起,是最令人心碎的時刻。跟周公才浦相聚,轉眼間,分別的時候又到了。
現在每天如行屍走肉般,軀殼在順利,腦袋被遺留在慈雲山,靈魂還在周公那處。
我並不是作了太多虧心事才睡不穩的(但絕對吃得下),只是我天性犯賤,有舒適的大軟床睡不好,偏偏要在奇怪的地方才睡得酣,例如課室內的書桌、巴士的扶手杆和浴缸。
所以,我失蹤的原因又多了一個選擇,我可能被因水龍頭未關好而滴下來的水淹死了在浴缸內。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