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扯‧六之遺言?

在9月中旬,校方派發了一張關於學校內有位老師患了肺結核的通告。因為我是新生,不像從前在觀中般消息靈通,一直都不知道是誰中寶了。

就在接到通告的兩天後,我也開始咳了。

我向來幻想在家中一邊吃薯片,一邊喝汽水,以毒攻毒,那便會自動復原。一星期後,我投降了,鄭氏醫術失靈,我咳得肺也快要嘔出來......期後一直求了數次醫,中西合壁,幸好證實不是肺結核,只是感冒及氣管敏感。可是,截現時為止,我的肺雖然是保住了,荷包卻白白犧牲了。吃了無數貴價的所謂特效藥後,我仍咳得天崩地裂。

今天,連鼻子也失守了,悲情的鼻水終於弧單地(因為有一邊鼻子塞了)流到唇邊。

更悲情的是,我已暫時沒有錢再去看醫生。
所以,說不定這篇是我死前的最後一篇網誌。大家好好用心看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