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Search This Blog

Loading...

20140401

轉會成功,升職加人工!

捱足半年,俾家長糟質,洗廁所,抹嘔吐物,整router裝機裝乜裝物......我終於成功升做高級打雜,有返個企理少少既寫字位,等我拿拿聲擺個陣,早日升職做高高級打雜!

20130927

近況

網誌停留在塔斯,現實生活已走了很遠。
那時候,下午二時,烈日當空,煩惱要不要走路到士多買雪條涼冷氣。現在,夜半二時,打字聲啪啪,樓上冷氣機滴水聲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煩惱要不要拿起電話打到管理處投訴第N次。

  • 找到了很喜歡的工作,薪水雖少,但不會有為五斗米折腰的委屈。
  • 半年後,又轉跑道。也許先跟朋友徒步環台,然後重返校園。又或者未來半年再有奇遇,跳到未知的領域。
  • 把心一橫把寵物的網誌刪除了。不止少寫,連網址都記不住,留黎把托。

20130514

從塔斯回來,肚裡儲起一堆故事,但當寫文變成工作,在家完全提不起勁寫故事了。何況,我在家還有份兼職 ─ 執FYP

20130218

目標明確

領最低工資,吃本地食物,過本地人的生活模式,果然無錢剩。我試過住在澳洲佬的家,看他在家養豬自用種葡萄釀酒,放假帶我遊國家公園教我釣三文魚;試過在全城backpacker爆滿時被人撿回家;試過跟泡菜仔摸著酒杯底用著大家都不熟悉的語言徹夜聊天,一拍即合成北上遊玩團;試過只拿一個睡袋在Mount Wellington過一晚,醒來四周都是袋鼠;試過與本地礦主一起駕車環島,四處撿青口生蠔,配從酒莊買來的白酒,然後在公廁洗澡兼睡在車上;試過吃野生袋鼠;試過抽大麻;試過在河中暢泳遇見鴨嘴獸;試過跟14日唔沖涼的法國仔擁抱......
要是只抱著來賺錢的目標,會錯過很多。有台仔可以為了存錢一天只吃六片麵包,早餐兩片中餐兩片晚餐兩片,很多不太會講英語的台灣人跟香港人,只窩在share house,只交幾個台灣香港朋友,可以只去亞洲超市購物,可以一碰會講中文的陌生人劈頭第一句就問有沒有工作介紹(見過太多太多這種人)但一見西人就縮......也許這些人最後帶回家的錢比我多,但我的經歷一定比你們精彩。

20130213

已不知是DAY幾

九個星期過去,塔斯的東南西北我都走過了。

第二份工作完結後,跟人組團遊玩了兩星期,行程最後一天,路經水果攤,多口問問,就把工作問回來。明天開始在Cygnet一家草莓場工作。

20130105

Day 33

來了澳洲剛好一個月

我已經在幹第二份工作,摔壞了一個行李箱,幾乎花光了所有帶來錢。兩星期工作的工資比我帶來的錢要多,不過還沒到手,因為我還沒收到銀行卡。銀行開戶是即時的,但我的戶口應該是撞邪了,一連cancel了三張卡,但我還沒摸過真的卡。

現在住的地方,間隔收到手機訊號,最近的小鎮在五公里外,鎮上只有一間glocery store。買條包買袋紅蘿蔔要$6.72

20121231

Day 28 - Richmond

找到新工作,提早離開Westerway,朋友把我載到有巴士搭的New Norfolk,坐再巴士到Hobart,但原來星期日是沒有車到Richmond的。就先在Hobart的backpacker住一晚,再到Richmond營地住兩晚,第一天看古蹟,第二天走12公里到動物園,第三天坐巴士到Campania。

在Hobart的那一晚,我不見了少量行李,和所有的錢。身上剩下兩百元。

20121224

Day 21 - Christmas Eve

老闊送來的三條三文魚,來自各國的廚神,大量酒(和牛奶)及小量草,就成了一個難忘的耶誕派對。

去海灘撿的生蠔IMG_4044IMG_4025IMG_4062

大家都很照顧我。

在昨天的午間派對,我忘形地喝了幾枝Vodka,然後我就傻了。在河邊睡覺,然後在浴室沖了一小時熱水,其他人都以為我暈了,被人撿出來以後,我說以後不喝酒。平安夜的派對,我喝奶(facebook有相為證)

法國人Grey教我如何喝酒,讓味蕾和口腔嘗出酒的味道,慢慢找出自己喜歡的酒。我跟一個港女提起,她卻問我他有沒有考品酒牌,知不知道那家的葡萄最好......好剎風景。

20121223

Day 20 - fighting for beer

在農場生活,可以很單純,很簡單,很悶。唯一的刺激,是老闆突然告訴你,天氣不好,果子未成熟,放假兩天。

這裡有個五臟俱存的廚房,下班以後,有些人在煮,有些人在吃,有些人在下棋,有些人打啤牌,有些人打機,有些人洗衣服......生活中心都在這不足百呎的鐵皮屋內,好鬼溫馨的。

因為生活單調,什麼都會拿來玩。我可以為了再睹鴨嘴獸的醜樣子,坐在河邊一小時;有人可以為了吃河鮮,每天都釣幾小時的魚;有人可以為了爭飲下面那半枝啤酒,同意在原地轉十個圈,再跑五十米搶我腳邊的掃把。

IMG_4019

20121216

Day 13 Geoff - Andrea's dad

在New Norfolk的Valleyfield Raspberry Farm工作了幾天,一直住在Derwent Valley的Willow Court Motel。附近有圖書館,有Woolworth's,有麥當當,什麼都有。為了節省住宿費,Valleyfield的Manager載我到老闆的另一名叫Westerway的農場紮營,但仍在Valleyfield工作,每早Manager來農場接我,車程大約半小時。他看見我的睡袋很單薄,把雪山用的睡袋床墊和厚衣都給我。每隔三天帶我出城買食物。為了報答他,每天工作的準備和善後我都搶住完成。

每天來回共一小時的車程,他不停的說話,天南地北,古今中外。看見廢棄的教堂,告訴我以前曾經水浸,水位高得只看見頂部的十字架,那是1930年的事;路過銀行,告訴我他從前當廚師的時候賺很多錢,他把錢都拿去買銀行的股票,現在每半年收一次錢;知道我在考慮回香港以後要不要繼續讀書,告訴我他38歲時決定應該幹別的事情,毅然進大學讀農業,然後就去了種Raspberry,直到現在;看到被車撞死的動物,說十年前到處都是Tasmanian Devil,他去年家外的捕獸器夾住了一隻BB,不過都快絕種了......

因為他很照顧我,其他人都笑說他是Andrea's dad.

除了manager好人,老闆也好好人。送我們很多麵包,又開了幾次BBQ Party,有酒有肉,都是免費的。天氣冷的日子又著supervisor生火給我們取暖......

來了澳洲第13天,第一次看到彩虹。

IMG_4000